Lisette Zhang

懒癌,中二癌,已弃疗。

“祝所有向生者好运。”

【YGO VRA5DXAL】Till World End-1

※《好兆头》天使恶魔AU,六代同堂

※预警在第0章,还请务必观看确定是否接受_(:з」∠)_



_0._  –1.–  _2._  _3._  _4._  _5._(完结)


1. “不可言说”与“不可告人”

绝大部分故事都有一个开端,因为开端之前是什么,没有人说得清;而之所以没有人说得清,是因为它们都属于某种神秘的不可言说。

或者用恶魔的话,“不可告人”。

例如上帝花了六天创造世界,最后一天休息,为什么刚好不好总共七天,就是一种“不可言说”。

——或许企鹅和北极熊该感谢上帝最后决定创造人类而不是它们,不然它们就要连续工作六年才能换来一年的休息时间了。——

不过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上帝是个工作狂,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某些天使完美继承了类似的品质——呜哇!游星把水枪放下!

总之,在上帝连续加班的六天里,他并没有创造天使。

人类总觉得天使都是一早就在的玩意儿,从创世以来就伴随上帝身侧,这其实不甚精准,但也不是全错。

偏差原因在于,上帝非常喜欢足球。

某个时空的上帝观看了人类的这项运动后,极其想要在天堂里普及推广,鉴于老头儿几乎是万能的——“几乎”,除了造不出他自己举不动的石头——他就跳跃到创世之前的时间要求过去的自己造出点什么东西,不用太多,够开足球赛就行。从此所有的时空里,上帝都会事先把天使们造出来,以备自己未来的爱好之需。

所以,足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远远甩纺织机电灯计算机好几万条街。

至于创世之前老头干了什么准备工作,准备了多长时间,思考了什么,就又是其他的“不可言说”了——不要试图搞清老家伙的心思,曾经有个人类的科学家大喊着“上帝不掷骰子!”尝试过这个事,结果除了把自己从外貌到精神搞得疯疯癫癫外别无益处,反而是另一个坦然接受了这些“不可言说”的科学家安全而顺利地搞好了他的研究。科学家都如此,其他人类更别说了。

顺便悄悄告诉你,创世之前准备开工的那个瞬间,上帝在思考的东西其实是:

“奶奶的这堆破事好烦,赶快做完,放自己几万年假!”

人们总是在没有工作的时候特别焦虑地渴望工作,当真工作了又同样焦虑地渴望假期。这真的不是他们的错,上帝自己也是这样的嘛。


——注:以上片段摘录于《与恶魔的对话》手写笔记。笔者藤木游作,六岁。

顺便一提,在记录本这一页的末尾有一行字迹工整的批注:“好孩子请不要相信十代前辈的胡说八道。”

而在这段字迹出现的当晚,不动游星针对跟小孩说话时爆粗口的问题举着圣水枪追杀了游城十代半个地球;在这段字迹出现的第二天,藤木游作为了对监护人之一擅自翻看自己笔记的行为表达抗议离家出走,于监护人之二的怂恿下把情况伪装成了一次诱拐。

后来不动游星求助于九十九游马,联合把三界翻了个遍,惊动上下。不到一个小时他们从武藤游戏在人间界的家里将毫无自觉地吃着冰镇西瓜打牌的一人一恶魔揪了出来,并把后者扔到了由于搜寻工作的进行而被打扰了跟伙伴的共进晚餐因此不太开心的武藤暗游戏那里。同样被拖下水参与了声势浩大的寻人行动的榊游矢并不对前辈兼同事的悲惨遭遇感到同情,他亲切地抱抱游作,附和着游马说了几句不要学十代前辈开玩笑开得过火到达作死境地后,悄悄地跟小孩咬耳朵说想知道什么八卦也欢迎来问我。

“游矢君,这个你还是别想了。”不知何时赶来的武藤游戏笑眯眯地从后辈手里接过小男孩揉了揉脑袋,“游作君会是我们的。”

“我并没有想要跟游戏前辈抢人哦。”

“抢人?抢什么,大家不都是一家人吗?”

“说的好游马前辈!”

游作顺从地蹭蹭游戏的手掌,对游矢眨眨眼用摩尔斯电码回了个“Yes”.


有一个问题是,最开始上帝没想创造恶魔。

但事情总归是喜欢出乎规划者的意料的,有时候神秘的“不可言说”比上帝本人还要随心所欲,乐于让人不知所措。

哦,牵扯到恶魔,或许该说“不可告人”。

比如人类的先祖啃掉了善恶树上的果子,这个上帝就很没想到。某种意义上这很蠢,人类明明是上帝照自己的形象造的,老头就没想过他自己乐不乐意无条件服从吗?

但考虑到人类一被诱惑就吃了的蠢劲儿,或许我们不该对上帝的智商抱有期待。

不过当然也可以说,这不过是一种“不可告人”。从蛇对女人说话开始,上帝就在跟人类玩一种由空白的牌组成、只有他自己知道规则的游戏。每一种出牌的方式,每一步打出的连锁,从天使到人类到恶魔都毫无头绪,只能随着他的举动团团转胆战心惊地挨过每一天。

所以撒旦才反了。

其实撒旦很爱上帝的,在他还不叫撒旦还有个天使名字的时候,他是上帝最疯狂的头号粉丝,所有“不可言说”的最忠实拥护者。直到那次臣服灾难他自己哑巴吃黄连——他问上帝为什么自食其言,老头拿“不可言说”给他堵了过去。

牵扯到上帝时,撒旦很小气。

地狱刚刚落成的时候,撒旦带着一众堕天使迁进去,说的第一句话是:“反正这也是您的‘不可告人’的一部分吧。”

感人至深的单箭头虐恋,鼓掌鼓掌。

天堂跟地狱就是那个时候彻底怼上的,怼的战场是人间界,怼的方式是撒旦要抢上帝的造物而上帝要把他们收回去——至于为什么用这种让人无语的孩子气到家的方式,嘘,“不可告人”。但大人物们当然不会亲自做腿脚工作,所以天使们和恶魔们就得代劳。天使需要对人类宣扬上帝和他儿子的理念,吸引人往天堂跑;恶魔就需要腐化人类,把他们拽进地狱。

但其实这很无聊,非常非常无聊。主要是,不管给人类找麻烦的问题上,还是引起人类精神慈悲的问题上,有什么力量比得过人类自己呢?特别恶魔这边,工作时间越久越能深深体会到这一点,根本不用刻意做什么,稍微炸一个手机,剩下的交给人类自己,他们自然就会追究安全隐患追究厂家责任在推特上疯狂跳脚,事情很快就能发酵到势不可挡,比自己做还要有条不紊得多,超没难度的。

而每当觉得人类实在无药可救到了一定境界,地狱跟人间怎么还没合并的时候,人类又能神奇地展现出特别惊人的善心,好像刚刚逛了遍天堂由里而外漂白了一次,神圣得不能直视。这种谜一般的特质,简直无法定义,大概也可以归于一种“不可告人”吧?


——注:以上摘自于《关于世界的知识》手写文档,原文使用片假名、平假名、汉字、英文字母、拉丁字母、符号、简笔涂鸦混合成的某种自创密码加密编写,笔者藤木游作。

本段记录下另有一行以同样的加密法编写的观后感:“游矢,你想来这边的话随时欢迎。”

接着是一行用不同角度不同颜色的特殊彩墨以相同加密法写的回复:“谢谢游星前辈,但我现在过得还挺快活,暂时不打算转行啦~”

第二天,藤木游作——属性:六岁,人类幼崽;状态:早慧,自尊心受挫——再次离家出走,但不幸被刚好路过的天使观月小鸟逮住交给九十九游马,在聆听了一上午“一飞冲天”讲座后被安全送回。下午游作决定亲身实践刚学的知识,翻出了游星过去改造过的滑板要试验物理性质的“一飞冲天”。而在十代存在的情况下游星阻挠未果,一大一小冲出家门借助特别邪恶特别神秘特别不可告人的超自然力量一路狂飙,乱搞红绿灯开道,造成了工作日下班高峰十个街区六个主要十字路口长达两小时的交通阻塞。

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犹如司机们的破口大骂,近万人怒气值憋到爆表。这份愤怒将被他们撒出传染成倍的人,然后再传染翻一倍的人,一直指数式成倍成倍传播影响下去,无数灵魂因此留下阴影。十代本月的工作定额就此完成。

而游星五年来第二百二十二次向游戏提起了取消某个恶魔对人类幼崽的监护权的申请。



PS:游星看游作的笔记是忧虑恶魔阵营别说什么对人类幼崽成长过分不利的东西;

上帝的牌局和怒气链均化用自《好兆头》原作;

存在部分很不认真很大不敬的《创世纪》的参考;

某个人类科学家是爱佬,后面那个是玻佬;

剩下的大概都是我在胡言乱语,所有的锅都是我的。

感觉恶魔阵营的度有点难写啊……

评论(8)
热度(84)

© Lisette Z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