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ette Zhang

懒癌,中二癌,已弃疗。

“祝所有向生者好运。”

【游十游无差】【清水】喵星人两个半(3)

我发现蟹哥你真是太正经了("▔□▔)/哪怕是猫咪状态想调戏都无从下笔啊!

本章内容涉及戳戳乐(。·ω·。)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三、玩偶

他行走在一片流动的深红。

那是仿若凝固的光芒的不知名物,夹带一圈圈不规则的金色扭动着,从两侧飞速掠过。他好像是在隧道里。不断变幻的墙壁归于模糊的远方,看不真切。

视线回到身侧,深红掺杂金色流动开来。突然在那壁障之外,他看到……

Hoshi扭动了一圈,试着重新入睡,但大脑反而清醒起来。放弃地睁开眼,随着意识的清醒梦境立刻消散,宛如叠上滤镜特效,迅速模糊变暗,与眼前的黑暗重叠。挎包的遮光性很好,隔音也还不错,但现在少了通常被人背着走来走去或乘车时会有的轻微颠晃,猫咪反而不习惯了。

黑猫抓了抓厚实的布料,等了几秒又抓了一次。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拉链拉开了,被突然涌入的橙光晃了一下,Hoshi低下头眨了眨眼,随后一双手伸入包内把它抱了起来。

“今天起的很早嘛。”游城十代轻快的嗓音自黑猫直楞的耳边响起。Hoshi适应一下光线,转头看看四周。他们在一家通宵营业的咖啡店,透过落地窗能观察到刚有点想亮起来的意思的天色。店堂空落落的,十代坐在一个偏里位置,此外就只有他们斜前方的一个年轻店员,在柜台后低头坐着玩手机,耳朵上挂着耳麦。

十代把Hoshi放到腿上,钩过来一份菜单塞给它,但猫咪的注意力却被其他东西吸引了。黑猫伸长脖子向着桌面,问:“十代さん,桌子上的,是什么?”

“啊哈,这个呀……”不知为何今晚一直逗留店里的少年嘿嘿一笑,把猫举高了些,让它能将桌面尽收眼底。

一杯可可放在桌角,似乎已经冷掉了。满桌面散放着一团团……毛,没错,各种颜色的一团团的羊毛毡,一把手工小剪刀和几根金属细棍放在他们面前,还有几个形状不太规则的毛球。

十代胡乱把东西扫到一边,给猫咪腾出落脚点。Hoshi在桌上站好,拨了下一个深蓝色的毛球,触感软绵绵的,表面凌乱的毛都缠到了爪子上,它家饲主见状赶忙扯下来:“还没弄好啦!”

“所以这是什么?”

“哎?游星不知道吗?这个,确实好像是叫……羊毛毡玩偶?就是一种很简单的手工啦,像这样不停地戳戳戳……啊……”

针断了。

Hoshi面无表情地看了看。金属制成的戳针使用端与手持端相比细了许多,接头处委实易断,尤其是用力过度戳到桌面的情况下。

“唉……已经是最后一根了。”十代叹了口气,把几根断针并在一起,开始收拾。黑猫踱到桌边坐下看他收拾,安慰道:“再去买几根好了,话说这是在上次那个精品店买的吗?”

“不是,是路边摊买的,看到有人在那里戳,觉得挺简单也挺好玩,就买了一点来试试看……不过精品店应该也是有的吧!”突然振奋起来,少年抓过桌角的冷可可一饮而尽,随后因为纯可可的苦味露出一脸苦相,吐吐舌头,把杯子放回桌面。将束到一起的羊毛毡随便塞进包装袋扔进挎包,十代一把搂过猫咪,旋风般卷出了门。柜台后的店员感到有风掠过却是头也没抬,懒懒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

“哎对了,”充满干劲地跑出几十米十代才后知后觉地问怀中的猫,“游星,那家店该怎么走来着?”

Hoshi抖抖耳朵,后腿一蹬借势窝到饲主胳膊上好呆得舒适些,无声地抬起前爪指了指某路痴背后的方向。

 

“嗨,游星,栗子球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午餐时分,谢墨斯倒了杯咖啡放在游星面前,意有所指地示意了趴窗台上晒太阳午睡的棕猫。

正往白饭上浇咖喱的博士闻言嘴角不易察觉地抽了下,回想到早上连费了数根戳针才鼓捣出一个不是特别规范的球体,正在欢欣地展示时却失手掉到了喂猫的牛奶碟里,随后一直在生闷气的某人。答了句:“好像是呢。”

“你可别糊弄我,”女研究员笑了,抱着自己的咖啡悠闲地靠到桌边,“它绝对心情不好,刚才我喂它炸虾,吃完了都没再向我要。出什么事了?”

游星拧了拧眉心,迟疑片刻还是说出了一半的事实:“早上他很喜欢的一个羊毛球掉到牛奶里了。”

“哈?”谢墨斯错愕了一秒,紧接着笑出声来,“我还当怎么回事,你再给它买一个呗。”

再买……一个吗?博士侧头看看旁边呼呼大睡的猫咪,琢磨起来。

 

还真是干劲十足呢。黑猫打了个哈欠,望向迅速铺开满桌材料与工具斗志昂扬的饲主。看来今晚应该是不会出门了。Hoshi下了个结论,沉默地顺着椅子跳上桌子,转了一圈后坐下。反倒是十代先看过来问:“哎?不去睡吗?”

“我想看看这个是怎么做的。”

“哎哎?这样吗?那就让我好好给你演示吧!看好咯!”棕发少年开心地比了个手势,抓过一团黑色的羊毛毡卷了几卷,开始戳制,吸取早上的教训,这次下针谨慎了些。

“看,这边戳一戳那边戳一戳……怎么样怎么样?渐渐成形了对吧?一直反复戳到完全成形就好了!”说着,十代干脆把那个小毛球拿了起来,一边转着圈戳一边展示给猫咪,黑猫刚想提醒他小心,少年浑身一僵,随后手忙脚乱地接住滚落的毛球。

“啊哈哈……戳到手了……”

“所以说应该更小心点呐,十代さん……”Hoshi无奈地叹口气,走过去舔了舔少年正不断往上吹气的受伤的手指。

“唔?多谢啦,游星。”

粗针戳制成形,细针修整表面,步骤确实简单。旁观了一阵后Hoshi总结道。它趴在桌子上,海蓝的眼珠盯着戳针移动的轨迹,尾巴懒懒晃着,不一会,眼皮就渐渐垂下来了。

“……星?游星?”听到呼唤声黑猫也只懒洋洋地喵了一声,眼睛抬起一条缝,模糊的光景里看到饲主好像拿着什么东西的手在面前晃来晃去,“……书……借我一下……”处于困倦状态的猫咪随意点点头,便又翻个身打算睡过去,隐约感到自己被抱起来,不多时接触到软绵绵的床垫。黑猫在被子底下缩起身,放任思维沉入睡梦的海底。

 

他行走在一片流动的深红。

那是仿若凝固的光芒的不知名物,夹带一圈圈不规则的金色扭动着,从两侧飞速掠过。他好像是在隧道里。

似乎是有什么目的,他不断前行。流动的道路通往的终点,那是……

Hoshi醒来时是六点,它从被窝钻出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轻巧地跃到地上。走到房外四处张望一圈,没有看到十代,黑猫明白,多半是去楼下的便利店了。

桌上的羊毛毡材料收拾过了,也不知道放在了哪里。Hoshi跳上去,那里只放着一本书,它凑近看看,嗯?《荷马史诗》?

它记得这是某个业余爱好世界古代文学的研究所前辈送给自己的,还语重心长地教导“虽然科学素养非常重要,但文学素养也很重要”云云。那位前辈后来调去了其他地方,这本书便是临别赠礼,故尽管游星对古代文学没有太大兴趣,还是带着敬意接受了这份礼物,并一直摆在客厅显眼的书柜里。

昨晚十代好像是说要借书来着……但为什么是这本?黑猫可不觉得它那个兴趣值90%点到决斗相关,此时此刻另10%正点在羊毛毡玩偶上的饲主会对古希腊史诗感兴趣。

正在抬起头来时,借助窗外射入的微弱光线,书表面一瞬的反光让Hoshi发现了一点异样,它又凑近观察。过了一会,它意识到违和感来自封面上许多密密麻麻的小洞,这些洞实在太过于细小,像是针尖一类的物体留下的。黑猫冷静地想了想,确实在不动游星博士所有的实体书中,只有这本书的封皮比较独特,又厚又软,仿佛表面紧实了些的海绵。

门外传来钥匙的声响,十代推门进来,看到猫咪打了声招呼,反手关好门。将鱼罐头放到桌上,少年一面去找开罐头器一面说:“我们得快点了。”

“十代さん。”

“嗯?”正从冰箱拿牛奶去微波炉加热的猫咪饲主转过头。

“忘了说明是我的错,今天是感恩节,研究所每人放半天假,我是下午的排班。”

“哈?这样吗?”十代耸耸肩,继续把玻璃杯放到微波炉里,表情轻松起来,“那就不用赶时间咯。”

Hoshi偏头看看封面惨遭蹂躏的书,考虑一下,还是什么也没说,跳下了桌子。

……反正也是不怎么看的闲置书籍。

 

时间:上午九点。地点:公寓。

不动游星博士,公认的年轻有为的天才,名声不仅在科学界甚至在民间也如雷贯耳,现在正面对人生中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将第三根失手戳断的细针放到一边,游星揉了揉眉心,目光再次聚焦到面前那个理当变成球形的红色毛团上。

太容易戳到桌面了……

虽然方才去买材料和工具时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多买了几根针,但按这个消耗速度,恐怕也撑不了多久。这样下去,很可能针用完了,却连一个练手的毛球都没做完。

思考着的博士抬起头,突然一样东西落入眼帘:刚刚才收回书柜原处的《荷马史诗》。

如果书本有自己的意志,那么《荷马史诗》现在应该已在这道若有所思的打量视线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了。

……反正也是闲置……

默默对目前身在国外的某位科学家前辈抱歉一句,游星起身从书柜上把书抽了下来。将这本纯粹因为封皮的厚度与软度而中枪的史诗平放在桌上,不动博士把毛团置于书表面,捻起一枚新的戳针,开始了新一轮的练习。

时间:下午三点。地点:研究所。

听到熟悉的急促高跟鞋声响,游星暂停了手上的动作,把整理过的论文材料从抽屉里抽出来。

“我来拿材料了游星——哎?栗子球没来吗?”猫咪控研究员张望一圈没发现棕色的毛茸茸物体,有点失望地叹气,“那好吧,麻烦你带回去给它了,可以吗?”

“是什么,艾米?”游星将挡住视线的文件堆挪到一边,就见女同事利索地从白大褂口袋翻出几个五颜六色的羊毛球。“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种,正好最近团雪蛮喜欢玩这个的,就带了几个过来,能代替吗?”说着,谢墨斯瞧过来,一下把游星桌面上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呃……?”

“下一批数据半小时后才会出来,现在稍微有点闲……”莫名有点心虚,一向对待工作严谨认真的博士辩解似的说。对面的同事却大笑起来,理解地点点头,把手中的毛球们放下:“栗子球喜欢的就是这个吧,倒也巧,正好是这种羊毛毡。”

“不过啊,游星,”谢墨斯很感兴趣地挑起一络棕色的羊毛,“你买的这个颜色和栗子球的毛色挺像的嘛,有没有考虑过干脆戳一只猫出来?栗子球说不定会更喜欢。”

顿了一下,猫咪饲主突然发现他随意拿的颜色里,确实好像主要是红色和棕色……

低头看看已经戳好的几个毛球,游星将它们拨到一边,从旁边材料堆里顺出一络棕色羊毛,抬头询问:“艾米,你知道应该怎么戳出其他形状吗?”

 

因为下班后绕路去了趟精品店,游星回到家的时间比平时稍晚。打开门没有看到窜过来的棕影,猫咪饲主有点奇怪,是还在睡吗?倒也没多想,栗子球睡上整个白天也是常有的事。

电饭锅打开,汤炖上后,游星再次确认一遍:卧室门关着,栗子球不在其他房间。于是赶快把半成品拿出来。羊毛毡猫咪的躯干与头部轮廓都已经戳好了,接下来只要把分开戳的四肢、耳朵和尾巴连接上去,再把刚买的鼻子、眼睛、胡子之类的部件加好,一只羊毛毡玩偶就算完工了。游星一边小心翼翼地戳制,一边侧耳倾听房间那边的动静,希望栗子球在他完成的时候再出来。

过了一会晚饭也做好了。居家好青年看看时间:晚上七点二十。把自己那份端上桌,另一份依然留在锅里保温,以比平时快的速度匆匆吃完,将碗碟投入自动洗碗机,最后拿起玩偶看了看。作为新手的作品也算马马虎虎,唯一的遗憾是因为材料不够没能把羽翼栗子球铃铛也戳出来,只围了个红色项圈。想到对方看到这个时可能会有的表情,游星忍不住笑了笑,去敲卧室的门。

没听到什么动静,猫咪饲主见惯不怪,轻轻推门进去。栗子球蜷在床中间,看起来还没醒。青年打开灯,就看到散放在猫咪周围的一条条羊毛毡,黑色居多,还有黄色和蓝色的;几根戳针放在床头柜上,还有一根在棕猫旁边;然后在戳针与猫的极近处,卧着一只黑猫玩偶,蓝色的眼珠静静望向这边。

或许是光线的刺激所致,猫咪咪呜了一声。游星走过去,把戳针从栗子球旁边拿开。棕猫抬爪胡乱抓了抓脸,伸展开四肢趴着伸了个懒腰,前爪碰到了黑猫玩偶,忽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抬头一看游星,露出“不妙了!”的表情。

红绿色与海蓝色对视片刻——栗子球有点郁闷地垂下耳朵,拨过来那只羊毛毡黑猫玩偶,嗓音透着点闷闷不乐:“嗯……这个,是想送给你的啦,不过还没做完,本来应该弄完了再给你的。”

“我看做的很好。”博士发现他无法控制话语中的笑意。

“大体是完工了,就是……”棕猫苦着脸把玩偶翻过来,“星尘龙铃铛还没来得及戳,我对这种小物件很苦手……更别提这种状态下啦。”

“没关系——不如说这样,我们反而扯平了。”游星适时亮出了棕猫玩偶,在栗子球惊讶的注视下把它放在黑猫玩偶旁边,“我也没来得及戳羽翼栗子球的铃铛。”

“嘿我就说那本书怎么不见了!”猫咪几乎跳起来,“游星太狡猾啦!”

“抱歉,我以为你这样是玩不了羊毛毡的,拿走应该也没关系……”

“嘛算了,反正在枕头上戳效果也差不多……”

“……嗯?”

“啊哈哈没什么啦,游星做的也很棒呢。我很喜欢,谢谢……感恩节快乐?”

“感恩节快乐,我也很喜欢十代さん的礼物。”

 ……


“差不多……就这样吧?”十代鼓起脸颊,抬头看看戴着铃铛的黑猫模特再看看手上的黑猫玩偶。

“但看上去好像只是一团白色与浅绿色的不明混合物。”Hoshi冷静地评价。

“烦死啦!我只能做成这样了。”自暴自弃地扔掉戳针,少年把加了羊毛毡星尘龙铃铛的黑猫玩偶摆到了桌上。

黑猫无声地踱过来,瞥了眼那个鼓鼓囊囊的“白色与浅绿色不明混合物”小球,探爪撩起新买回的棕色羊毛团一团,往棕猫玩偶的项圈上塞过去。

“哦哦,游星也要尝试在猫咪状态下戳羊毛毡吗?”

“嗯,既然十代さん能做到,我也可以努力试试。”

“哇还说我,你戳出来的不也只是一团。”

“因为羽翼栗子球本来就是球形的。”

“……”

第二天,不动游星博士公寓的客厅最显眼的书柜上,在那本《荷马史诗》前面,多了一对猫咪玩偶摆件;两只猫所戴的项圈上,铃铛的部分都戳制的很糟糕。

TBC...


PS:戳戳乐神马的真的好好玩啊大家一起来玩嘛~ヽ(°∀°)ノ

评论(7)
热度(37)

© Lisette Z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