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ette Zhang

懒癌,中二癌,已弃疗。

“祝所有向生者好运。”

【游十游无差】【清水/AU/童话风(?)】Get our game on!

除个草表示我还活着_(:3」∠)_

脑洞提供者为三岁的小表弟,他声称自己在公园里捡到了一个红色飞碟和一架蓝色飞机。

话说翻了下我大一及以前写的东西……嗯果然我的文笔跟年龄成反比趋势啊……T▽T

CP倾向:游十游无差;一句话双茄

WARNING:傻白,傻白,傻白,不知道算不算甜。OOC不可避。

 

 

脚步声踢踏踢踏,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

来来回回的跑动声里,细细的、比刚出土春芽还嫩的小嗓子在问:“我的飞机呢?”

小鞋子踢嗒踢嗒,从沙发那头跑来,又从沙发这头跑开。

监护人沉着的脚步跟在后面,两人翻箱倒柜的声音一刻不停。

 

不动游星躺在沙发底下,符合其姓氏所言的一动不动,以人类无法理解的方式翻了个白眼。

昨天谁亲手把他硬推进这里还哈哈大笑了好久来着?

但其实他并没真的生气。

不动游星,一架深蓝色描黄边的漂亮直升机,拥有不会跟一个三岁娃娃计较的宏大气量。

嗯,尽管那娃娃作为主人简直糟糕透顶,拥有一天弄丢儿童厨房的全部蔬果、三天弄坏会发声的玩具熊的强大破坏力,上次还撕了海底世界图画书上的所有贴纸到处乱扔。然后昨天,在(被迫)抛起飞行几次后,那娃娃不知为何特别执着地硬把游星塞进了沙发底下,成功以后自顾自笑了好一会。

就算如此,不动游星,一架刚拆封不到一星期的儿童玩具飞机,在发现前路坎坷漫漫后,依然怀有身为一个好玩具的自觉。事实上,他在听到小主人翻箱倒柜地找自己时就已经彻底原谅对方了,心下开始盘算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给那些人省省力气。

但在付诸行动的前一刻,游星被叫住了。呼唤他的对象使用的是人类无法理解的、玩具们才会有的交流方式。

游星在低矮的空间里小心地站起转了个圈。沙发底下没有多少光线,他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信号似乎来自里侧,沙发靠墙的背端。带着点好奇,也是出于礼节,游星驱动脚部四个小轮子往信号发出地前去。

一片漆黑中,沙发底这片儿不大的地板好似变成了无尽的虚无空间。游星谨慎地摸索着,感觉自己仿佛行走迷雾森林的童话王子,受着遥远召唤的吸引往未知的高塔前行,心怀拯救的使命感正义凛然……

下一刻他撞到了墙。好吧,幻想结束。

“哎哎哎?”

自己以外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游星后退一步,意识到方才的信号发出点离自己很近了。事实上,如果方向没错,叫他的应该就是面前这个没见过的玩具。

“你撞到我啦!”对方抱怨道,“嘛,不过这么黑也没办法……”

游星感到了一丝歉意,他试图道个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墙上。”

“诶嘿嘿也是呢。”对方爽朗地笑了,“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游星礼貌地原地等待着。

……下一刻被兜头砸了个准。

“哇……抱歉砸到你了。”

“……没关系……不如说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都怪这里太黑,你等下啊……”接着游星听到一阵细微的嗡嗡声,眼前突然亮起了一道……啊不,两道光。

他定睛细看,发觉面前是个体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外形从未见过的玩具:整体是扁圆的,上部突出小半个脑袋,下部半埋四个小轮子。两道光来自对方的圆盘边缘,微凹的两道缝里似乎有什么机关在快速旋转,一道发橙光,一道发绿光。

“这样是不是好多啦?”奇特的玩具嘿嘿笑着,也打量回来,“没见过你嘛……新来的?”

游星诚实回答:“大概一周前来的。”

“哦哦,那我是你前辈呢。”对方似乎很开心地微微晃着身子,“游城十代!‘新世代’公司出品的飞碟!”

“不动游星,‘五龙’公司生产的直升机。请多指教,十代さん。”

“嗯!请多指教了游星!”

飞机与飞碟互相轻磕了下表示友好。游星借十代的光左右打量一番——这地方灰尘满地,空空如也。忍不住问:“话说十代さん……为什么呆在这里?”

“啊噢……还不是那个小混蛋。”十代的光芒倏忽黯淡下去,停止了左右晃动,“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把我往沙发缝里塞,也没别人看到……后来又到处找我,我赌气没出去,再后来就不找了,大概忘了吧。”十代耸耸塑料盖壳,想起来要关心下后辈:“游星呢?我一直贴在墙上都没发现你掉下来,看来不是从那边被丢下来的啦?”示意靠墙的沙发靠背侧。

“……确实不是从那边被丢下来的……是这边。”游星示意沙发另一端,“我的情况和十代さん是一样的。”

“哦。”十代恍然大悟,换上了一副严肃的口吻轻轻磕磕游星的塑料壳,“这么说来,那小家伙现在是在找你吧?”游星默默点头,决定不说明自己刚才差一点就出去了。

“游星,你可要想好了。”十代浑然不觉,继续一脸严肃地说,“现在出去还来得及,过了这阵儿,他可能就要把你给忘啦,再也不会找你了。”

“这个我知道,十代さん呢?”

“诶?”

“不一起出去吗?待在这里……孤身一个很寂寞吧?”

“……才没有啦!”飞碟边缘的光线突然亮了起来,转得更快了,十代开始跟陀螺似的忽左忽右飘来晃去,“我独个呆好久了,习惯了哦?”

游星没有接话,沉默地逼视对方。无形的压迫下,十代很快泄气了。

“好吧,是挺无聊的。”十代承认道,“有好几次差点就出去了,但每次不是看到小家伙把儿童厨房的番茄掰成四瓣到处扔,就是摊开图画书乱撕上面的海产贴纸,又想想反正他也不在乎我,一赌气干脆又缩回来了……”

“……这点,确实是,很无奈呢。”游星深有感触地点头。十代得到共鸣,越说越振奋:“后来再想,哪怕当初还没被丢的时候,日子过得也不是很好啊。小家伙根本不知道怎么爱惜东西好嘛!我虽说是‘飞碟’,但就是在地上跑跑发发光这样,他非要到处抛,本来我头上还有两根天(呆)线(毛)的,都被他摔没了。”说着低下头来,果然有原本粘着的东西被整个铲掉的痕迹。

游星感同身受地碰碰十代算作安慰,示意对方看自己头部,在驾驶舱的塑料挡风镜上有一小条黄色胶带:“我理解你,十代さん,我也只是外形是直升机,实际是不能飞的玩具,但他总把我扔上天,前天我的挡风镜就被摔裂了。”

“他太不会爱惜我们了!”

“这样我们何必要陪他玩呢?”

两个玩具对视一眼,从对方那里读出了同样的情感。他们激动地互碰,宣告共同阵线的形成。

“那我也留在这里吧,十代さん。”

“不,”十代反而递出意外的答复,“我们得出去。”

“?”游星望向对方,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飞碟边缘那两道光刚才有一刹那好像都变成了金色。十代身形稳当,语气平静:“游星,你听说过,‘逃跑的玩具’的故事吗?”

“没有。”游星表示洗耳恭听。

“据说,当一个玩具实在受不了现任的主人时,会自发地舍弃主人,不管他有没有被主人舍弃哦。”

“十代さん的意思是……”游星突然感到不存在的心脏狂跳。可怕,就在十分钟前他还觉得自己是个忠诚的好玩具,可现在,叛逆的想法居然让他感到如此兴奋、激动、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这是比喻)。

“没错!游星,既然我们已经决定斩断与现任主人的牵绊,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是你的到来给予了我最后的勇气。所以,游星,愿意跟我一起,逃出去吗?”

对正常玩具来说,叛逃的想法是那样胆大、匪夷所思,游星却意外地感到这个想法充满诱惑——他拒绝不了的诱惑。

“我接受你的邀请,十代さん。”

 

午后,监护人照例把婴儿车推到沙发旁边,然后走向厨房,准备出门要带的牛奶。

脚后跟刚消失在视野中,沙发那里便起了一阵骚动。

“快点,游星。”轻易钻出沙发底的十代催促着。

“这就来。”站着通不过那道窄缝,游星只得躺倒,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弄了出来。

“诶嘿嘿,是时候了,Get our game on!”

抬头一看,十代已经蹿到了婴儿车车底,游星急忙赶过去。

过了一会儿,监护人走回来,将储物包放在了婴儿车里,推着车走到大门前,打开门,像往常一样谨慎地把婴儿车一级一级推下了门口那一小段台阶。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在被婴儿车挡住的视线死角,车子悬空的两个前轮上,分别卡进了一个红色小飞碟和一架蓝色小飞机。

“呀呼,我们出来了~”

“小心点十代さん,现在还是有可能被发现的。”

婴儿车前轮落地,监护人把包改放进底部的储物袋,然后上楼去抱孩子。十代急忙从轮子上跳下来,游星尽力快地把自己的尾翼拔出来,刚跟十代站到一起就听到楼上关门落锁的声音。

成败在此一举!

婴儿车骤然一沉,传来了他们熟悉的宝宝咿呀说话的声音。两个玩具不禁屏息静气,靠在一起,互相给予力量。片刻后,婴儿车被推动,监护人先是把车推成侧对门口,然后解锁了公寓楼的前门,一手推开门一手拉着车把顺势后退着出去,将车整个拉出后松手关门。

整个过程里,游星和十代紧跟车辆的移动左躲右闪,有好几次惊险地与暴露的边缘擦肩而过,好在,他们最终很幸运地躲了过去。

现在,两个玩具躲在稳步前进的婴儿车底下跟着匀速前行,松了一小口气地相视一笑。

“现在可不能回头啦。”游星点点头表示同意,十代继续说下去,“说来游星知道他们要去哪吗?”

“我之前跟着出去过几次(被放在储物包里),应该是一个公园。”

“对!到了那里我们就有很多机会逃到绿地里藏起来,然后就自由了!所以,在到达之前千万千万不能被发现啊!”

“了解。”

随后的旅途中他们又经历了四个转弯、两条马路、六次增减速度的考验。情绪紧绷的两位始终牢守车底一片天,完美地避开了所有可能被发现的危机。

“终于……到了。”婴儿车进入公园入口的同时,十代如释重负地大声叹气,“这段路真是吓死啦。”

“马上就结束了。”游星留意着附近,等待最佳逃出时机,“对了,十代さん,有考虑过逃亡成功后要怎么办吗?”

“诶?逃出来后吗?呃……”

突兀沉默了几秒后十代才又开口:“不知道喔。”嗓音带着不确定,“不能再陪人玩的玩具……还能干什么呢?”他转而把问题抛回来:“游星呢?想过了吗?”

“虽然之前没有,但刚刚的路上想过了。”

“嘿!说来听听。”

“今后大概是要么被捡走,成为其他人的玩具;要么时间过久坏掉,被扔到垃圾堆里吧。”

“……哇,还真是现实得毫不留情呢……”

“但十代さん会跟我在一起的吧?”

“哎?”十代有一瞬的愣怔,而后一如既往地笑了起来,“当然啦,是我怂恿你出来的嘛,肯定得负责到底咯。”

“说到这个,我现在倒觉得呆在哪都无所谓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逃不逃好像没那么重要了……哦哦他们停下来了!”

婴儿车停在了一片草坪旁边,不远处就是栽得茂密的小灌木,间杂常绿的高大树木。监护人把宝宝抱下地,从储物包里拿出一个小皮球就地一滚,两人一前一后地追着球跑开了。

“就是现在!游星!”

两个玩具抓紧时机往草坪上溜去,一边不断留意着四周一边奋力冲向最近的灌木丛。

“马上!马上就自由了!”

“虽然现在‘自由’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嘿嘿也是,但都到最后一步了,还是尽力完成吧~”

“啊,十代さん,后面……”

 

脚步声踢踏踢踏,由远及近。

“我的飞机!还有飞碟!”熟悉的细嫩的小嗓子在喊,带着肉涡的小手一左一右抓起草地上的蓝色飞机和红色飞碟,紧紧抱在胸前。

“找到了真是太好了呢。”紧跟而来的监护人笑着弯下身,温柔而坚定地夺下孩子手里的玩具,用纸巾仔细擦干净后再还了回去。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唉……”

“十代さん很失望吗?”

“本来应该吧,可是并没有哦。反而觉得像参加了什么大冒险后终于可以回家了一样。啊,跟游星一起的冒险很愉快呢~”

“我也觉得很开心。”

“诶嘿嘿~有机会再来一次怎么样?Get our game on!”

 

与此同时,另一边……

“游斗,你看……”

“怎么了,游矢?嗯?那是……”

“十代さん和游星さん,失败了呢……”

“是啊,真可惜,明明再多几秒就能安全躲进灌木丛了啊……”

公园的小灌木密密匝匝的枝叶下,私奔(?)成功的原属儿童厨房的塑料番茄和塑料茄子,对着被抓回去的两位前辈惋惜地摇了摇头。

 

 

La Fin.

 

 

惯例啰嗦:

(~ ̄▽ ̄)~我家弟弟才不是会破坏玩具的坏孩子呢,他很爱惜东西的~

(……虽然他的儿童厨房套装里的塑料番茄和茄子丢了是事实;而且他确实不知为何很喜欢把一些东西从家里沙发靠背与墙的缝隙里塞进去,比如我给他买的雪花插片啦,我的公交卡啦,我的眼镜啦,我的手机啦………………)

对了顺便提一下我那篇游十游《喵》……其实就我个人来说它几乎算是脑内完结了的了,所以我有信心绝对不会坑……我就是在细节方面卡文了啊(/TДT)/果然我不适合写长的东西啊!

以及毕业设计是这么费劲儿的玩意儿吗?ヽ(゚∀゚)ノ我几乎什么都干不了了!好在六月初就答辩了然后就结束了尽管我的论文现在还是没写~~…………

那么我去写论文了_(:_」∠)_

评论(3)
热度(30)

© Lisette Z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