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ette Zhang

懒癌,中二癌,已弃疗。

“祝所有向生者好运。”

【VRA5DXAL】末日黎明-Last Dawn of the Day -Ⅰ-5

《游戏王》+《三体》混合paro


(终于让某个(一群)还没出场的主角组成员出场了,我很激动,我要多打一个tag(……))


→前情




5.

时间拨到一天前。

货车发动的声音震颤清晨的空气,显然正欲离开这处决斗怪兽卡片贩售点。年轻店员听到响动抬起脑袋冲货车的方向挥了挥手,清秀面容挂着绵软笑意,也不在意司机是否能接收到这个礼节。随后他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把刚到货的卡包分门别类地放置小货架上,又小心擦拭了一番摆放展示卡片的玻璃柜。忙完后他闲看了一会柜子里头用一层雪白一层透明的亚克力板严密封存的卡片,猜想那些只展示出背面已过时的花纹的卡可能是当年的哪些稀罕物。

一声招呼打断了他的思绪,店员探头看去,营业性的笑容换成了更真挚谦恭的微笑。招呼他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女性,身材有着年龄特征的丰硕但神采奕奕,举止间透着干练。店员拉开旁门迎女性进来,也招呼对方:“欢迎回来,多美婶。”

“早上好,了君,昨天辛苦了,有什么变动不?”

貘良了指向一种自己摆满了一个单独架子的卡包:“周年纪念包一下就卖光了,还有人来问,我想了想就擅自再订了一批,很抱歉没有找您商量。”

“没关系,干得漂亮。”老板娘夸赞一句,鼓励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她站到柜台后,看看还没彻底热闹起来的街道,对另一人建议:“还不忙,你先去休息一会吧,昨天真的太感谢了。”

貘良答以没什么,却也从善如流地出门。朝最近的公共长椅走去前顺嘴不带恶意地调侃了多美婶一句:“您的约会还顺利吗?”

老板娘面上飞起红晕,露出种小女孩式的羞恼笑骂了一声,简单回答“还挺好的”。貘良也不愿意让她难堪,闭嘴自个笑笑,便向椅子过去了。

他们都是从童实野来到心园的。貘良自己的情况是想在考大学之前先歇一两年,暂时到附近的城市打打工体验体验社会;多美婶来心园开店的时间则更早一些,根据貘良和她闲聊时得到的信息,她是因为有个老相好长居学院岛,而心园比童实野离去那里的码头更近,才搬到了心园,方便二人间的来往。

“学院岛”是一个近陆的很小的岛屿,树木葱茏、气候适宜,但几乎没有原住民。小岛原本由着其上未知的遗迹一般的七根方尖石被称为“七星岛”,但十三年前KONAMI投资决斗学院时选址在七星岛,等学院的名声渐渐打响,小岛也就被改称“学院岛”了。多美婶的“老相好”,据她说便是尚未卸任的决斗学院第一任校长,鲛岛先生。

年轻人抖了抖衣领,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夏末的暑气悄悄攀爬上他白皙的皮肤。想了片刻,貘良挠挠脑袋,起身准备去买点冰的东西。他问了多美婶想要什么,但老板娘摆摆手笑说不比你们青少年,自己胃受不了谢绝了。青少年嘻嘻笑开,往路对面的公园走去,没费多大劲儿便找到了自动贩卖机。买下一罐冰梨汁,貘良正要回走,余光瞥见一个有点眼熟的影子,他偏头仔细瞧了会,把少年从记忆里挖了出来——昨天那个买到最后一包纪念包的幸运儿。少年旁边还有两个人,可能是朋友什么的,一个个子相当高,不过看面相年纪不会比貘良更大;一个个头偏矮,长得也非常稚气,应该不会超过十四岁。不愿干涉他人私事,貘良拿着饮料快步走过他们,隐约听到“游斗”、“隼”几个名字,但当他回到店铺里时,这些短时记忆也被大脑选择性地放进了遗忘区。

 

第三次尝试挑起话题无果后,神月亚连放弃地捂住脸。他旁边俩人还在对峙,静得落针可闻。

榊游斗和榊游吾这对双胞胎兄弟是半年前搬来的心园,两人年纪不大却好像没有监护人跟着。亚连觉得他们家或许有什么情况,鉴于当初自我介绍时,他们开始只说了名,停顿了不必要的时间后才补上了姓氏,并一直对家人的问题避而不谈。

这种认知让身为孤儿的亚连对他们产生了一种共情感,他那几个具有同样出身的朋友多半也是。几人是在一次爱好者组织的小型决斗者交流会上碰见的,游斗和他们大部分人一样惯用超量卡组,游吾倒是用同调,而且立志要把只是个概念的“骑乘决斗”带到现实里来。“玩决斗还要考驾照是不是太不讲理了?”游斗当时吐槽自己的兄弟,但对面的黑咲凛听到游吾的宏愿后双眼发亮。

黑咲凛和黑咲琉璃也是双胞胎,她们是黑咲隼的妹妹,也都是亚连的朋友。和大家乃至双胞胎姐妹都是超量使不同,凛是同调使。现在想想,苗头估是那个时候埋下的,懵懂青涩的少年少女,年龄相仿,有着相似的梦想和共同话题,相知相惜,互生好感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发展。唯一的不幸消息是,黑咲隼是个妹控。

终于迟钝地意识到凛和游吾可能在约会,隼沉默良久后约游吾来一场“男人间的谈话”。出于不想看朋友受伤的仗义感,亚连跟着隼一起来了,考虑情况不对的话自己多少可以拉拉架。然而对面来的不是游吾,是游斗。

你们兄弟俩真有心机,亚连腹诽,知道隼跟游斗关系特别好就让游斗交涉。

交涉过程也不是说非常僵硬,但气氛却在游斗说出一句话后急转直下。

“那真的不代表什么,隼,”游斗习惯性地皱眉头,摆出他特有的严肃认真表情,他以这副表情说话时总是十分令人信服,“我和琉璃也会互相约出去玩,而且都很享受彼此陪伴的时光,可是并不代表我们以后就会结婚。”

不止隼,亚连也沉默了。游斗似乎有点不理解,清澈的黑色大眼睛诚恳地望着他们,咋一看让人莫名联想到那部上世纪的著名漫画里纯真可爱的小机器人。亚连几次开口试图打破尴尬的空气,都被隼死一样的沉默堵了回去,尽管他也说不清他们的大哥现在是在愤怒还是信息处理不善当机了。

我想回家,沙耶加救我。亚连向青梅竹马祈祷,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可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

“找到你了,‘ZARC’.”

突兀响起的声音让游斗的眼睛瞪大了,亚连循声望去,意外地看到了一个孩子——只能称为“孩子”。站在游斗身后的男孩看上去不过十岁,浅蓝头发微长,扎成冲天短马尾,碧绿双眼骨碌碌转得灵巧,嘴里叼着棒棒糖,容貌极为讨人喜欢,语气却是不加掩饰的狂妄:“听说你们是‘一体’?打倒你的话,也相当于打倒了那家伙了吧?”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游斗平静下来,转身直直地看向男孩,“要找人切磋的话可以奉陪,但我不希望有人受伤。”

男孩放肆地笑起来,抬起手臂。他手上佩戴的不是心园市流行的D视镜式决斗盘,而是舞网市的LEO公司开发的投影式决斗盘,这会儿投影区已经展开:“决——”

“紫云院素良,教授禁止擅自行动。”

随再次插入的话语而来的是三个身材高大的面具人,他们身着统一的制服,戴着头套,半边脸都被相同的面具遮罩,这种架势,下一秒就去抢银行也不会叫人吃惊。但这些人只是站在之前的小男孩身后,还算有风度地敬了个礼,三双面具上的血红眼睛都朝向游斗的方向:“榊游斗,教授有请。”

“我一个人就够了,用不着你们!”被称作“紫云院素良”的孩子生气地说,但其他人无视了他,继续提出要求:“以及,请告知榊游吾的方位,教授也邀请了他。”

“我拒绝。”游斗沉下了脸,拿出了自己的D视镜。三人小队也没有迟疑,齐刷刷抬起手臂展开投影。亚连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前跨一步,旁边一阵风掠过,有人比他更快,先一步将游斗挡在身后。亚连欣慰地看着隼的背影,几步跨上前,戴好D视镜。

“决斗——!”

 

时间拨回现在。

“扰乱了您的行程是我不对,但今天主要是讨论‘五号’的事情的非正式私人会面,您一定要顺便签署合作协议吗?”

“能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何必浪费时间,你那边只要也确认内容没问题,随时都可以签字。”

站在智子屏蔽室内低缓的机器杂音间,LEO公司当任社长赤马零儿推了推眼镜,毫无惧色地直面另一边的前辈仿若与生俱来的冰冷气场,略一点头。

“您说的有理,那么为了不过多地打扰到病人,让我们尽快解决这两件事吧。”

海马濑人简单表示同意。零儿对病床上的人抱歉地致意,随后斟酌地开口:

“‘五号’的情况毕竟特殊;当初LEO接手时,榊游胜实际上只带走了其中一个,也就是作为‘总机’、代号‘standard(基础)’的那一个,另外三个启动后,一直自行活动。因为从standard处可以获得他们全部的情况,所以LEO只监视这一个,没有对另外三个加以约束。”

濑人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倒也没有打断。

“根据standard的汇报,‘暗叛逆’与‘明净翼’启动后不久便常常一起行动,最近的记录稳定在心园,也是‘暗叛逆’的信号突然消失的地方。”

“所以这边先让‘四号’去调查了。”

“standard也已将消息通知尚留在那里的‘明净翼’。”

“但最根本的问题是,”濑人的眸光越发阴沉,“不管切断信号的是谁,他知不知道捕获到的是什么。”

零儿的脸色不比他好到哪里:“我衷心希望不会是那个男人,但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他们各自沉默一会,又对视一眼。

“一旦出现了最坏的情况……”

“事情必定是瞒不下去的,恐怕只能先将‘贝卡斯先生的计划’公开。”

“但也仅是权宜之计。”

“哪怕只稍微迷惑住敌人一会,我们也有空档夺回‘暗叛逆’。”

“不管怎样,‘五号’不能被销毁。”

“当然,这是‘面壁计划’的一部分。”

社长们的讨论进行中时,KC总部也不是无人坐镇。红帽少年依然坐在社长的专属椅子上,沉思地拨弄荧光棋子。现在窗帘拉开了,他转动其中一颗子,看着它浅水绿色的光泽,捂到手心里却发出金黄色的荧光。

敲门声响起,少年瞥了眼监控,微笑着坐正身体解锁了门。

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平光眼镜与披肩发让她看上去具有一种知性美,幼时的小雀斑已经基本消失,面部轮廓转为成年人的深邃。蕾贝卡·霍普金斯手上握着资料板,但并非来送资料,也不惊奇坐在这里的不是海马社长。她板着脸走到仍在微笑的少年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将‘二号’的所在透露给了D.A.背后的老混蛋。”

“借刀杀人,何乐不为?”少年一摊手,注意女子不解的眼神,笑得更开心了,“您的情报能力还是一样厉害,不过请放心,我无意把游戏喜欢的后辈交给那个老混蛋,倒是您不问问游戏的打算吗?他很聪明,比我们都聪明。”

蕾贝卡咬紧牙关。少年见状无奈地耸耸肩,也不想多说什么安慰的话。他们合作十年了,最初遇见时对方就是个倔强的小女孩,硬是扛起一份沉重的“赎罪”心念;十七年过去,这份倔强有增无减,促使她逼迫自己钻研生物医学与电子工程,义无反顾地加入TFP,接手原属武藤双六的大部分工作。对于这个结果少年实际乐见其成,双六很厉害,曾是世界级的探险家和医学家,在他们计划的早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也还是“一号”的负责人,但他们需要新鲜的血液,来保证计划运转得更久。

至少久到……

“我觉得你可以选择冬眠。”少年突然建议,看眼神却似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没有用敬语。蕾贝卡横了他一眼:“只要游戏还在这里,我就不会离开这个时代。”

“那假如……不,我换一种说法,”少年回神,“游戏会到达未来,他会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您不想继续帮助他吗?”

女子被噎住了,半天只憋出一句“我考虑一下”。她被搞得心烦意乱,也不想再质问对方透露信息给D.A.的大德寺的事情,反正如对方所言,他不会轻易放弃对“碎片”的掌控权。匆匆离开了房间,走回自己的实验室时蕾贝卡才回忆起红帽少年刚刚一瞬间的恍惚,那个眼神空净辽远,渗透一种让人心悸的冷漠,她多走了几步,方抓住既视感的来源——

曾经的面壁者们,解释着、进行着虚假的计划,暗地里迂回走向自己的目标;他们以人类、以星球作为赌注,压一场胜败无从得知的盘;他们掩藏自己,暗中布局,精心谋划,不择手段;他们看向世界,理性的眼睛毫无温度。

除了贝卡斯·J·克洛佛多,蕾贝卡想,那位先生从来活得正常而恣意,被选为面壁者前后,眼睛里都是温和而生机的光芒——

就仿佛那份责任从来不曾落到过他头上。

红帽少年还在把玩棋子,却突然对空无一人的房间懒洋洋开口:“一分钟,守好了。”

下一秒他眼前出现了不情不愿的光子信息:“哦,收到了。”

“我跟贝卡斯先生通话。”

“还行,三秒后清场。”

他数了三个数,慢悠悠地接通了视频。

“这段时间您那边辛苦了,谢谢您……不不,恰好相反……

“马上就到可以公开的时间了。”

少年倒回椅背上,微笑审视桌上摆放的玻璃子,神情若大盘将开,握着自信的答案的狂徒。那答案也许会带他冲上荣耀的顶峰,也许会领他扎进罪恶的深渊,但不论何种结果,他都胜券在握。

“很期待看到你们的选择。”

他看着落单的四颗棋子间粉紫色的那颗,眼角眉梢都眯了起来。

“毕竟你们很聪明,那么早就学会布局了呢。”

 

被女孩猛转身逮个正着,榊游矢几乎吓呆。

“我我我……那……那那个……”

面对结结巴巴的男孩柊柚子忽地有点想发笑,前两天塞琳娜刚提醒她要小心被跟踪,今天就碰上了,但这个“跟踪者”可谓一点魄力都没有,被发现后自己先要吓哭了。

“你有什么事吗?”

“我……对不起!”男孩不知所措地九十度鞠躬大声道歉,柚子紧张地瞄瞄周围,担心从好奇的视线源头发现认识的同学。

“柚子!”

果然有认识的人拨开人群挤了过来,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而且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妹。柚子说不上来是松了口气还是感到丢脸,面前的男孩维持着鞠躬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请求交往。她只好对男孩说了句“没关系”并督促对方起身,再耐心对付赶至近前的塞琳娜:“你今天不是有空手道社的社团活动吗?”

“延后了。”塞琳娜简单解释,伸手要去拉柚子的手,却在瞥眼看到起身的男孩时生生止住了动作。

“你!”她瞪着男孩的脸。榊游矢被盯得摸不着头脑,傻乎乎地指着自己“唉?”了一声。塞琳娜气势汹汹地逼过去,柚子拉住她的反应慢了一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半身一拳把陌生男孩揍翻在地。

“……塞琳娜?”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现在知道道歉……道歉?”塞琳娜板着的表情经过流畅的形状补间动画化作惊愕,“你是谁?那混蛋才没这么好说话。”

以为自己是由于跟踪对方姐妹才被揍的游矢相当茫然,下意识答:“榊游矢……”

“榊……你跟榊游里什么关系?”

“游里?跑到你社团活动捣乱的那个?”柚子本来最茫然,现在反而反应过来。有段时间塞琳娜的社团活动老是被一个穿着决斗学院制服的男孩砸场子,塞琳娜恨得牙痒痒,不过男孩太狡猾,撩完就跑,她从没逮到机会好好教训他。

那个男孩衣前铭牌写的名字是“榊游里”。

“你认识游里?呃……我们是……如你所见,双胞胎。”游矢说,蓬松短发的脑袋耷拉着,看起来颇为可怜。柚子有点于心不忍,但塞琳娜沉默了一下,活动起了双手。

“你家在哪?”

“不……那个……”

“那混蛋在家吧。”

“不不不那个……”

“带我过去!”

“先听我说完!”莫名被女孩举着拳头威胁,游矢感到绝望和无力,通讯另一端真正该被教训的混蛋却还没回传信息,“游里是住校的啊!”

隔路打量闹哄哄一团的孩子们,橙发的成年人堪称慈爱地眯起眼睛:“这可是……意外的收获。”

“也是这边的台词。”

橙发人眼睛一眯,侧转身同时后退几步,与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背后的另一人拉开距离。新来者身着决斗学院舞网分部的制服,但年龄比起学生更像年轻的老师。看清对方面容后,先来者笑了起来:“敢问市长家的贵公子找在下有何贵干?”

泽渡慎吾侧头看向道路另边对女孩作揖想让对方冷静下来的男孩,神色似笑非笑:“被开除的人找我们家游矢有何贵干?”

丹尼斯·麦克菲德眨了眨眼睛,语气充满矫揉造作的伤心:“虽然被除名了,但在下也没有违反保密协议被赤马社长追杀的打算,您也差不多可以放心吧?”

“你那个决斗盘又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什么呢?”丹尼斯笑容不减,忽然高声招呼游矢,泽渡条件反射地转头去注意游矢的反应,再回头时另一人的身影已然消失。

“那家伙……”

“啊!泽渡!”对街的男孩发现了他,拼命挥手,满眼都是求救信号。泽渡放弃地抓了把头发,张望两侧等待过马路的时机。

不会看错,即使同为投影式决斗盘,细节处的偏差也能让被特意训练过区别它们的泽渡一眼看出来,丹尼斯臂上的不是赤马零儿的公司生产的普通投影式决斗盘。

那是赤马零王开发的质量投影式决斗盘。 




→后续

评论(2)
热度(8)

© Lisette Z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