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ette Zhang

懒癌,中二癌,已弃疗。

“祝所有向生者好运。”

牢笼中的微景:喵星人两个半(1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虽然结局或许注定。”)

 


(十一、牢笼之中)

 

(最初的最初,创世神用生命否定了只有自己存在的一成不变的世界。它死前留下一滴眼泪,以及一个“愿望”。

眼泪生出最初的卡片,在不久后演化为记录全世界的半个阿卡夏之书——别想了,能够实现全知全能的时代随着创世神的死亡一去不复返了,这卡记的最详细精确的只有“过去”;“未来”的话它虽然可以基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来“预测”,但不会特别精确,而且时间拉的越长越不精确。所有抱有精确预测未来的幻想的孩子,请去好好学习混沌动力学。

我是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因为创世神还留下了一个“愿望”呢。

——“想要看看新诞生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很简单很普通的心愿,却在新世界诞生的瞬间永远失去了实现的机会。而作为已经毫无意义的补救措施诞生的便是我了。

显然,建立在创世神生命上的世界,对“生命意识”的特殊对待和对它们的“心愿”的回应从一开始就镌刻在规则之中了。

很长一段时间跟我为伴的只有那张无聊的卡片,和一团不明所以的不是打来打去就是撞来撞去的物质。我看着这个世界如何落成,生命如何演化,蹲在那张除了记录就是记录的卡片旁边数它的代码增长速率,几乎以为自己是另一本阿卡夏之书——然而不对,我具有和那些从四星次元出来的小东西们相似的“高级意识”呢。

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只会意识到那个卡真的就是张死板的卡,我跟它碎碎念的所有东西都是砸给了真空,它还连记都不会记,毕竟我和它一样被划为直属创世神不属于新世界的东西,不在记录范围内。

于是漫长的岁月间除了看世界连续剧无所事事的我也只能去思考那些孩子们的存在本质和意义,尽管这些东西完全不需要我管——他们自己都不管好嘛——但没办法,我没事干啊。

只是思考的终点似乎都不怎么乐观呢。

我试着想象过一个没有天然的力量的世界,那里没有对于“心愿”的回应,“高等意识”本质就仅仅是自然存在的类似超级复杂的程序的东西。虽然由于我只认识自己所处的世界,无法精准想象,但我觉得至少那个情况下,孩子们不至于跟这边一样太过危险。

各种意义的“危险”。

唉,孩子们就是玩过家家太投入了,自己造出英雄魔头,自己扮演无辜者与加害者,简直乐此不疲,玩得不亦乐乎。孩子们,你们是这个世界的宠儿啊,这个世界是会认真“回应”你们的思想心愿的啊,你们已经把自己的文明玩毁灭很多次了啊孩子们,还要继续吗?看着你们最近的进化速度我很担心呀,这把再玩下去,可就不只是文明毁灭次元封闭这点儿程度的破坏力了噢。

而且……

新的变化发生后的现在,已经没有安全阀啦,全凭你们自觉呢,吹的太鼓气球是会爆炸的哟。

喏,算了,我说出来也改变不了。

纵使无法跳脱出不确定性的规则所在,那张死板的卡片在大方向的预测上还是有一点参考价值的。

更别说早就有从“破灭的未来”到过过去的人们了。

历史这种东西,就像全人类的“人生经验”,理应是拿来参考避免“犯错”的教科书。可惜我看了几百亿年的电视剧,不仅孩子们,整个世界都陷在宇宙初始就决定了的根基规则中,它的变形丝丝入扣,扣紧了整个的世界进化史。人类文明的反复循环不过是其中一环而已。

好像一个牢笼呢。只是没有这个“牢笼”也就没有任何依附,生命可不是笼中鸟,而是牢笼壁上的花纹。我这个咋一看格格不入的存在,也是身处同一个笼中,和全世界一样。

但即使文明重复着辉煌覆灭,生命却也还在生生不息,宇宙仍然在以刚刚好的速率膨胀,世界持续轮转。

所以,孩子们在牢笼中的游戏,也将一直一直地持续下去吧。

继续前进吧,孩子们。)

 

 

 



——《牢笼中的微景:喵星人两个半》

——La Fin.

评论
热度(7)

© Lisette Zhang | Powered by LOFTER